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雨夜(苏英)

下雨了?

亚瑟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下窗外时顺手用食指托了托眼镜。度假时他专门找的是远离城市的独栋,哪怕出门购物不是很方面都行,只要足够安静,不被人打扰。他起身将椅子摆好慢步走到窗前。

呼啸的风抓住树冠不停的晃动,时有几滴雨点拍打在窗户上。最开头他听见的时候只有不成型的几滴雨,现在几乎成了夜行的千军万马踏着黑云手持长枪而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顽强抵抗的玻璃窗就像个牢不可破的城墙将这些急行军阻隔在国王的城池之外。

就这样明天还能出门钓鱼?亚瑟摇了摇头对那个男人今天白日提出的计划生出几分同情心,关灯离开书房准备去客厅的他迟疑片刻决定的将窗帘拉好。他觉得过会保准得打雷,有些记录魔法的书对雷电是非常敏感的。

轰隆——
一声巨响在半空炸开,随之而来的闪电破开积压的黑云。真正的将军驾车而来,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指挥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亚瑟保持他不紧不慢的走路姿势,一手插兜一手攥着手机,穿过走廊站到客厅里的沙发旁低头对窝在沙发里的人说道:“斯科特,我觉得你今天对沙发情有独钟。”

客厅和走廊都是漆黑一片,外面的雨用倾盆之势冲刷着大地。这个男人在独处一室的时候对光亮异常敏感,基本上亚瑟不开灯这栋房屋就极少出现灯被打开的状态。

斯科特本来仰头半阖着眼皮打盹,听到这熟悉的腔调后掀开眼皮瞥了眼面前的人后扭头发出一阵闷笑。也不知道是谁对书房情有独钟,出来度假都要窝在书房里。他这么想着,就张口说了出来。

“是吗?原来你在对我的书房有意见。”亚瑟闻言笑了笑,绕到沙发的另一端弯腰坐下。他只是让身体挨了个边沿,腰却挺的很直,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对于他而言多年的礼仪教养是镌刻在骨血里的,即使在这与世隔绝的独栋别墅里他依旧会保持自己的风度。没有人在看他,有的只会是这世界。

斯科特眯起眼睛看向端坐的亚瑟,他的坐姿非端正,短袖后领露出的那部分脖颈很白,让他联想到舞者踮起舞鞋在台上表演那展翅欲飞的天鹅时的优美脖颈。如果论礼仪他不比亚瑟差分毫,可他不习惯约束,那种东西还没有深入他的灵魂。

啪嗒。

红发的苏格兰男人坐了起来,伸手拿过桌上的打火机摁下。一簇火苗跳跃着,发出温暖的光,存在于二人之间。亚瑟偏头看向斯科特手里的打火机,斯科特则透过这点光亮看亚瑟那双祖母绿色的双眸。

“有烟吗?”亚瑟率先打破这雨中的沉默,他有点犯困,可今天意外的不好意思先于这个男人道晚安只好借助外物维持精神。只有他们两个的夜,雨在外面下。

斯科特原本看向不远处那落地窗的双眼眨了眨没说话,他收起打火机翻身坐起摸索自己搭在沙发上的外套。哦,真是巧了。烟盒里只有三根。斯科特抽出两根来,一根递给亚瑟一根自己留着。

“你不给我火,我就光闻是吗?”亚瑟冲斯科特晃着那只指间夹着烟的手,语气相当平淡。如果这时候有那么一点点光的话定能看见他弯起的眼角里藏不住的笑意。

“你要当着我的面抽烟?好了,你抽烟被家长抓住了,亚瑟。”斯科特靠在沙发上,用手拢着火苗低头凑近点燃了嘴上的香烟,嘴上含糊的说道:“好孩子就不要学外面的坏人抽烟。”

苏格兰男人眼疾手快赶在亚瑟伸长手臂“拿”打火机的时候轻松往后一抛。地板上铺了地毯,这么大的房间不开灯就想摸到那个小小的打火机实在是难。

没事找事。亚瑟这么想着。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雨幕隔绝了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屋内足够安静,安静到亚瑟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我不是和外面的坏人学的抽烟。”亚瑟咬住烟蒂起身拍了拍衣服走到斯科特的身边,伸手攥住对方的衣领,低头挨过去让自己的烟碰上对方的烟。漆黑之中的燃烧的红点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我是和我哥哥学的抽烟,那个叫斯科特的苏格兰人。”

“哦,是吗?那他得对你负责,擅自带坏我们的英格兰绅士。”斯科特故意拖长了声音反手握住亚瑟攥着他衣领的手,仰头看着他的弟弟的双眼,近乎是呈进攻姿态的男人咬着烟扯出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我想是的…应该负责,他作为我自称的家长。”

雨夜能掩盖很多事情,该知道的与不该知道的。

《菩提叶》

少林x云梦
华山x武当
轻松搞笑流

——————分割线———————————

“哎,客官您这边请——”

    茶馆熙熙攘攘迎着四面八方的江湖客,在江南雨纷纷里笑口常开。有人坐在正中的座上拍案为说书人的故事喝彩,端起木桌上的味香且浓的粗茶一饮而尽;有人在角落里压低了斗笠,捏起瓷盘里的花生米扔入嘴里慢慢嚼着;还有人嘻嘻哈哈听着同门的玩笑话,眼神却飘忽不定,指尖不离自己腰畔的暗器袋。

大江湖是这个天下,小江湖是这个茶馆。

   “客官您来啦!这边请,哟——这位女侠,您又赏脸来给小店啦!快请坐,快请上坐!”店小二堆起满脸笑容引着这几位好脾气的江湖人客走向他们的老位置。有人听见动静从说书人的故事里转过头,正好看见那为首的女侠脱下纱帽。

  那姑娘正在年华最好的时期开着,像带着露水的芙蓉开在天光乍破的黎明。身量匀称,虽是江湖人举手投足间也不失林下风范。她应是发觉有人在看她,嘴角一抿,挑起她那新月似得眉毛,有些细长的眼睛满是坦然自若。

   当然,也有人发觉了这漂亮姑娘的服饰纹样与手里那盏灯。

引人入梦,观梦医心。

   那些猜测,敌视的目光顿时收敛了很多。没人想和能治病医人的郎中过不去,你若日后还要求人家呢?你又知道人家的病人是什么吗?云梦做得是悬壶济世的事,与世无争,和她们又有什么过不去。那云梦姑娘身边跟的那位提刀的华山女侠也感受到这些残余的目光,长眉冷竖,颇有气势地狠狠瞪了回去。许多人见势干脆转头不看免得惹麻烦。

  “潇潇,咱们就还是坐这吧?别瞪了,理他们做甚。再说,潇潇这双眼睛要看也是看我,看他们都让我心疼得很。”华山女侠赵时潇,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而且甜的最好。云梦姑娘撒个小娇这女侠就弃兵投甲,赶忙招呼着人家姑娘坐下,顺带点茶要点心。同行的另一位华山少侠则是满脸无奈,当然,他可没办法说他师姐

  “潇潇,你说他会来吗?咱们连着来这里都六天了,连个影都没看见。

   云梦姑娘嘴里嚼着半拉点心,手里捏着半块,睁大的眼睛里面盛着的全是委屈。尽管动作不怎么文雅,但是模样足够委屈。赵时潇一边安慰着云梦姑娘一边在桌子底下踹了脚一她的同门师弟——赵时陆。我们的华山少侠赵时陆无缘无故挨了一脚才后知后觉自己师姐那要残害同门的目光,同样很委屈的瞪大了眼睛,不过没人安慰他。

   这叶姑娘找的不是一般人,赵时陆也是发动了他庞大的关系网才有点头绪。还好期间的费用也都是这位姑娘大手一挥,要多少都给。

  “叶姑娘,你要找的人…他、他就在这几天到这茶馆来,放心,你千万放心!我向你保证!”

  “时陆哥,你前几天也是这么说的。”云梦姑娘撇了撇嘴,心情很不好地将剩下半块点心送进嘴里。

  “…唉呀!唉…叶姑娘,你看人家说不定有点事情耽误了,但是呢,咱们等着就保准没错。”黔驴技穷这词赵时陆少侠算是抱稳了,还顺带受了他老虎师姐几虎爪。

    这仿佛是来搞笑的仨人坐在这茶馆边听说书边聊天,就这么消磨着时光。茶杯是满了又到底,到底后又满上,桌上的点心依旧是云梦叶姑娘吃的最多。反正云梦家大业大又是叶姑娘掏钱,咱们不吃白不吃的华山二人也跟着吃了不少

    等人就是这么磨人性子,能让浮躁不定的人数清茶馆有多少张椅子多少张桌子,门口的大槐树下跑过了几辆行商马车,有几只麻雀来了他们身边吃点心渣。赵时陆见没人理他便乐此不疲的数开窗口这棵小槐树上的叶子。

“赵时陆?”

一个沉稳的男声带着疑惑从后面传来。显然不是很确定这个趴在窗沿数叶子的华山弟子是不是他的熟人。

  “别烦小爷,没看我数叶子呢!”

   “赵时陆。”

  “嘘——别乱叫!那有个燕子想要过来。”

  “赵时陆少侠,好久不见。”

扑啦,燕子飞了。

眼睁睁看着刚来的乐趣扑棱着翅膀飞远后的赵时陆都要气得拔刀相向,到底是哪个催命鬼如此锲而不舍喊小爷,今天小爷我就要好好好教这个倒霉玩意儿什么是快雪时晴。赵时陆的粗口抢先他的视线喷出,英俊的面孔上已经写满了愤怒,当然了,更多的等人的无聊变质成了愤怒准备发泄在这个打扰他的人身上。

“你他妈的——郑郑郑寻道…郑寻道!”

赵时陆最后的语调都能从云梦汤池飞到金陵鸡鸣寺。按照他师姐赵时潇的说法就是只气势汹汹的公鸡转头的时候突然被猎犬咬住翅膀,吓得大中午就要打鸣。

“嗯,是贫道。赵少侠最近很富裕啊,都能在茶馆碰见你。”

名为郑寻道的武当道士笑眯眯地看着正被自己捏住肩膀的人,也间接性忽视了这位少侠被自己吓到大喘气从而噎到的表情。郑寻道长得倒是不吓人,身材修长,面冠如玉,还是个寻仙问道之人里为数不多喜欢笑的。淡红的薄唇弯了弯,笑得还有些羞涩。可是赵时陆被他这么一笑三魂七魄都飞了二魂五魄。

“时陆哥,怎么了?这道士是歹人吗!等等…湛非我看见你了!”

打盹刚醒的赵时潇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她那被吓到脸色全白的师弟,又看了看差点跳起来踩凳子追人的云梦叶姑娘。满头茫然中打了个哈欠。

“阿弥陀佛。叶施主,好久不见。”

“湛非小和尚!你再说一遍!”

“啊?”

单手提铜棍的少林武僧湛非低头看了看自己,确认自己是不是就叫湛非。

赵时陆噗嗤一声笑出来,随机又收了声。因为他听见他背后得郑寻道也笑了,是那种很真实的发笑。

“湛非!”

“…唉…”

青有名

山东组
何泽,董季宁(菏泽,济宁)咱大哥肯定是山东。
我流情人节省拟贺文

大家庭的聚会总是热闹的。

何泽他过年被人问过喜欢过什么人没有,那是在多久之前。他这人只能支支吾吾总结出来个不知道。但他问别人就不一样了,精得让人无奈。

何泽也问过家里的大哥,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那位先生好像是在回忆一卷很久没有看过的古书,尽力摸索能留下的星星点点。最后何泽充满期待的眼神里轻描淡写回了一个大概有吧。

大概有吧,相当于薛定谔的猫。喜欢这种事情还是个迷题。

他何某人嗤之以鼻。

这两个脱出宴会上轮番敬酒的逃兵蹲在阳台上各自抽着烟,活是对难兄难弟。可这时何泽却提前叛变同盟以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他家这位大哥。这回答也太敷衍了。何泽靠着窗台弹了弹烟灰,漫不经心的问了过去:“你的爱情不是刻苦铭心吗?”

“那是美化的戏剧,不是生活。”被质疑的某人笑出来声顺道呛出一口二手烟,把自己的表情模糊在烟雾里。

中国式戏剧结局大多是欢欢喜喜大圆满。圆满的就像你在地上看月亮,不能仔细去看,只能看个囫囵。因为那是象征美好,所以上面即使有坑坑洼洼人们也会心照不宣。我们都把态度锁得太保守,在教条里念着人云亦云。

阳台上留着客厅扫过来的几片微渺的光,何泽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领口,借着这点光芒他在在阳台的壁柜里拉出俩套着毛线大花的坐垫。先以尊老的好习惯给自家大哥一个,自己随后也拿着垫子以半瘫的姿态靠着墙坐了下来。

“我已经忘了她的容貌,声音,甚至连当年我们怎么在一起都只能想象个大概。”男人垂下那只拿烟的手,眼里影影绰绰倒映着地上那几片微光。就像黑夜里那盏颤颤巍巍的灯,仍旧倔强得不肯熄灭自己的痕迹。
“你知道大概吗?我现在能抓住个印象已经很不错了。”

空气里过于浓郁的烟雾缭绕让何泽连大气都不想出,他拉着阳台的落地绣花窗帘充当了手帕掩住自己的口鼻同时把自己手上的烟在指尖一捻。

那算是什么爱情,到头来连对方都记不住。

他像是能听见何泽内心那点小小的质疑,男人那只没拿烟的手撑在冰冷的地板上企图就这么斜拧着身子站起来。可是他喝的实在是太多了,这些好兄弟姐妹们上来就灌他,把白酒啤酒当着不要钱的白水在不知道是谁的手中推杯换盏。就他逞能来这么一晃就晃出了事,这一肚子黄汤现在让他一个头能顶仨个的晕。

“你才不懂呢——我当年多爱她呀,她就是个普通人,我是把剩下的苦,都一个人…一个人喝了…你要是遇见了,你就知道。”

“那就是,我们这种人的爱情。”


何泽看着在东倒西歪里走完北斗七星步后还能头一歪重新跌坐回坐垫里的大哥给予了高度评价。何泽转头蔫吧吧地看着屋内,看着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一道门槛外的客厅里还洋溢着他们高昂的情绪,他们的高谈论阔里夹杂着酒杯碰撞的声音,颇有种掀不翻房顶不罢休的架势。何泽琢磨着现在喝多了的人已经占了多数,于是继续心安理得地坐在阳台吹冷风。

“我说啊,你一个人搁这干嘛呢?哟,哥?哥您咋的啦别睡这吹风啊。哥呀,咋不起来去屋内睡呀?”董季宁大着舌头当空喷了个唾沫星子乱飞。他在座上各位轮番指导下也头晕眼花,找了个借口溜到阳台看见了眼前俩烟鬼歪七扭八的状态。特别是他那个在别人面前很有风度的大哥现在以一种很费腰力的姿势半蜷在小坐垫上。
董季宁扭过头倚着门框,伸手在口袋里摸索着烟盒。此时他心里有点小小的愧疚,他当时也是恨不得灌翻他大哥的人之一。对不住对不住,来年我一定少灌您一点,今年哥您先受着吧。

董季宁拿脚尖戳了戳瘫坐的何泽,何同志费力的眯起眼睛仔细分辨了眼前的人,最后给他迟来了一个原来是你的表情。

“我刚刚听哥说,他有喜欢的人。不过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有些激动的何泽斟酌了下说辞,将刚刚他俩的对话和盘托出。好小子,看来他也醉的不轻。平常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现在人来疯似得逮着谁就说八卦。董季宁听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是哭笑不得,这事他知道,当年那位女子就是他地面上的人。

自己天花乱坠说了半天也没人捧个场,何泽有些不高兴地瞪了董季宁一眼。很有当年他拉开架势和人说教的姿态。

“那女子最后下葬的时候,没跟哥姓,后来咱哥还想把她迁祠堂去,大姐不同意,他俩那几年背地里为此闹得很…不愉快。”董季宁冲何泽挥挥手打断这这人醉酒后的凝视,低头想着当年那段家庭冷战,还是换成了不愉快这个词。

封建思想何同志一听这话蹭得直起身子凑了过去,用着正儿八经的表情示意董季宁将这个八卦接着说下去。

“他觉得对不起她,咱哥这人重情重义,这事一出后他就好几十年没离过我这。”

“为什么?他明明都不记得她了。”

这两人浑然不觉八卦的男主角就在身边躺着,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男人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着他的过去。

他的过去是个文人,又是个武者。他忠心庙堂做过殿下臣,又出头推翻王朝做闹海蛟。在漫长的岁月里时间熬着他这把硬骨头,又将人间的悲欢离合碾碎撒成佐料,一股脑蒙头熬了这么多年。可是等到出锅敲敲他的骨头时,还是那么硬,硬的咬不动,撮一口汤汁都是过去的辛酸苦辣。他这个男人,一点点都不好吃。

那当年她怎么心甘情愿的,还安之如素。

“你才不懂呢,那是因为——”

“下辈子别改名,再能遇见时我好离你远一些。”


在把董季宁和何泽吓醒大半的酒后,俩个人连滚带爬站好换成惊恐的注视下,他们家大哥慢吞吞地翻了个身换成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沉默。

董季宁对何泽耸耸肩,表现的很无所谓。他早在那几年就知道了他哥的那点痴心妄想。


生活的爱情,我希望你比我过得好一点。

十连,贤王与恩奇都一块来了。
我…要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呢…嗯,大概就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爱你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总,不止您的脾气。

我们还知道很多很多。

没事,我帮您回复他们。

“幼稚,大惊小怪,不过如此。”

玩个游戏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我明明想专心生活的

是什么让我移不开双眼

啊,男人

表白我简哥!!!

爆浆鸡排上树了:

[cp]#水千丞##188男团# 【聊天体】来咱们说说带媳妇儿上哪儿过圣诞节,哈,不过了?这怎么行!赶紧的,套路与反套路,智商一个比一个更捉鸡[允悲][允悲]哦!我可怜的谨行,丁哥其实是爱你的,他也很无奈啊[允悲][允悲][允悲]

神特么有六张重新弄了两遍我都快哭了,太特么艰难,从时间上可以看出我搞了多久,废肾这玩意儿[允悲][/c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老二看看你的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浆鸡排上树了:

【188聊天体】(部分)养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