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失明 为安 [1]

#失明梗#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再一次在办公室倒下后我便不知道在哪边了,因为眼前漆黑一片而且寂静无声。或许我掉进什么结界里了,有些自嘲的想到。可脑里不断回放的那段对话却怎么都让人轻松不起来。
        “柯克兰先生你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最好是留院观察。你的病情在逐渐恶化,你已经不是一次出现暂时性失明了。”

        “非常感谢你的建议,布莱克小姐,我会听取你的想法并且慎重考虑。”

       “亚瑟,即使作为朋友来说,我必须劝你留院治疗观察。你的病不能托,否则……会出大事。”
 
       “不会出事的,琳达。相信我。”
       
         我的意识像是困在这片黑暗中。口不能说,眼不能视,耳不能听,身不能动。只有思维再不停的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感受到了绝望。

       就在我回想到一战的时候,很突然的我听见了一丝声音,我想努力辨别这到底是什么。不是噪音,应该是有人在说话。全神贯注的去听这细若蚊鸣的声音,这大概是德语?不会把我送到了德国治疗吧?不过非常庆幸的是可以听见声音了不是吗?我权当做自我安慰。那个说德语的男人提到了罗莎,他说罗莎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哦,我可怜的罗莎肯定会着急坏了。
       我要醒来。
     我拼命的在黑暗中挣扎,我企图摆脱黑暗的控制。外面突然变得很嘈杂,很像进来很多人一样。我听见了斯科特的声音,太明显了,不过有点嘶哑,八成是抽烟抽多了。

      “咳……罗莎……”
      “亚蒂别怕,罗莎没事。”斯科特居然如此的,温柔?这越发印证我心里的不安
     “我……”大概是长时间没进水了,每一次说话就像把已经缝合的嗓子撕扯开。
       
        就像我突然听见声音一样,突然之间安静了。

      “你失明了,亚瑟。”最后还是斯科特回答了我。然后接下来就是一大段的医学论述,应该在他旁边有医生再给他小声的说,或者他是念着病历说的。
          我原本以为我冲出了黑暗不过到头来是被宣布“你将无法摆脱无尽黑暗。”讽刺极了。
        不过我还活着,万幸。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