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花吐症,英视角

#花吐症#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苏英#
        辱骂,反抗,殴打。
     天知道这个混账到底遇见了什么事情,喝了多少的酒,就像一头发疯的雄狮子,没人压制的住。威廉把我从他手地下抢回来。但决不能就这么让斯科特这么发疯下去,我踉跄的站起来。趁着他愣神的功夫我猛地把他撞进卧室赶忙反锁,要不然明天的会议我得躺在担架上听。
       我拿着一根棒球棍守在卧室门前,静静听着屋内的反应。没有一点声音,或许是躺在地上睡着了?我还是有些站不稳,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其他。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是有多烦我……”

      充满负能的想法充斥着大脑,内心一遍一遍的质问换来的不过是回音。重重叹了口气回身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我需要冷静。

     “呃——”又来了,先是像是干渴似的喉内发干发痒,慢慢的逐渐发紧,疼痛。我心底暗自咒骂,扔下棒球棒十分狼狈的逃向卫生间。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喉咙里疯狂的生长,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我的痛觉。我将手指伸进口腔内试图把那种东西扣出来,不过怎么可能。那种强烈的异物感使我心里十分膈应,毕竟感觉在嗓子里。

     “呕——呕——”可以说是浑身无力直接跪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叫不出来任何声音。我有点害怕,疼痛一直在加强,这该死的疼什么时侯会结束。
      随着张大却无声的嘴型,一团被鲜血和黏液包裹着的花儿被我硬生生吐出口腔,就这么安静的躺在地上像是刻意的嘲讽。真是熟悉的花,就算上面染着血我也能一眼看出来。忍着嗓子的不适,无可奈何的苦笑一声,颤抖地拾起来那朵花放在手心上。

      这是我这个月吐出来的第二朵蓟花。
      他们说花吐是绝症。
      我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我吐的是蓟花。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