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控制欲者[木番向]

   *影鳄深夜60分@影鳄深夜60分

   *本周主题,斯德哥尔摩

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或称为人质情结,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分割线———————————

     继控制欲过强后番场宗介又重新定义这个衡量标准,这已经不是过强来形容,这已经是到成完完全全的操控者的境界。

   木村雅贵,他是个十足的上位操控者。

   “这是什么,你的前女友的照片?”在未经番场宗介的允许下,木村雅贵就擅自翻动桌上堆积的资料袋,一张照片就那么晃晃悠悠的落下,飘到木村雅贵的脚边。他眉头一皱先是看向墙角处被绑的结结实实,看起来精神有些蔫的番场宗介没有看向这里后才弯腰拾起来,夹在指间弹弹照片擦在地上的灰。

    “抬起头来告诉我,番场宗介。你还在留恋这个女人?”迎着这间小黑屋唯一的窗口透进的光线,木村雅贵看清楚这种照片上的画面。年轻漂亮的女人搂住番场宗介的脖子,两人看起来十分亲密无间,特别是番场宗介的笑,那么阳光温柔居然都给了这个女人。木村雅贵在笑,旁人看起来他笑得很是优雅,其实熟悉的人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最是可怕,他已经生气到发笑,怒火已经开始燃烧他的理智。

    “你还在期望什么未来,番场宗介,你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没人愿意与你同行的,瞧,你的同伴们呢?没有。”

  “我的同伴……他们?”

   在恍惚中,番场宗介抬起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木村雅贵。他一身干净笔挺的白色西装不屑的俯视众生,哪怕在黑暗中也是熠熠生辉,在灰烬中也是纤尘不染。反观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破破烂烂的白衬衫敞开着露出胸膛上被鞭挞的痕迹,黑色西装裤紧裹双腿,布料皱皱巴巴还有几处破损。

    上位操控者与阶下囚的差距。

     强烈的羞耻感和自卑一遍遍冲刷着番场宗介的心堤,甚至有数次差点突破最后防线。最后一根理智线在悬崖上紧紧吊着他的灵魂,松手就是堕落。

    “可你本就没有同伴,番场宗介,所以人都畏惧你,害怕你,嫌弃你。你就是座孤岛,没人愿意了解你。”

   木村雅贵抬手整整领带,几步走到番场宗介面前弯腰蹲下,强制性用手抬起被绑人的下巴令其直视自己的眼睛,好好通过这双眼睛让番场宗介看清楚目前孤立无援的自己。

   “你现在什么都没有,还在被我绑架。”

   放开有些动摇的番场宗介,站起来木村雅贵嘴角勾起一丝不易被察觉微笑。很好,按照这个发展下去。

   “抬头看,番场宗介。”

    那张照片的另一半被撕的粉碎,只留下有番场宗介笑容的那边,照片碎屑飘飘洒洒似雪花那般落到番场宗介的身上,让因为被绑架和虐待所以有些呆滞的番场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照片的碎屑映在他眼眸里,撕照片的人映在他的心里。

    像是感觉做的还不够,木村雅贵走近些番场宗介,将人严严实实堵在墙角,抬脚用皮鞋慢慢地,轻轻地踩碾着番场宗介的胯下。看着渐渐有了反应的人,木村雅贵粲然一笑,用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来宣布主权。

    “番场老师,别担心太多。你是我的,我怎么会不管你呢。”

   “我是……什么?”最后一根理智的线终于断裂,将他带入堕落之地。

   “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我的,是我木村雅贵的人。”

   “是,我是你的人,我只有你。”

   “很好,我的番场老师。”

  

   番场宗介,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木村雅贵,上位操控者,强烈控制欲。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