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却道是人比花娇 [鲁豫鲁]

·纯粹一时兴起
·我爱我家鲁爷
·凑活看着玩吧
·他们可以叫…牡丹双花组
·小甜饼bg
——————————————————————

  牡丹自是倾国之资,她若是做衬那也得是富丽堂皇的地方才能更显出她的美。

洛阳花朝动天下,我是知道的。

  男人的眉眼间是平淡的,即使对着这满城锦绣也是如饮水那样淡然。车水马龙,人潮涌动,没有人注意到阁楼上有人在俯视这一切,同将军临行前最后的巡视。今天的确是个赏花的好日子,阳光明媚万里晴空,豫静静地站在男人旁边也没有做声。是她来邀请他来看今年的洛阳花会,可是男人没有动,只顾安静的看着人来人往完全对身后的锦绣花簇不提一句。

  他人就这么站着,如竹那样挺直,豫也只是默默陪着他。许久过后,豫对着远方开口说话。

“你又是想起了什么。”

  原本沉思中的男人笑了笑,如春风吹开湖面的平静,转身靠在栏杆上仰头看着屋檐外的晴空。

“我想起了,有一年我随军骑马入洛阳,你站在城头俯视军队,冷漠而又高高在上。那应该是穿的水红的长裙来着,真漂亮。”

“哦,你怎么想起来这个?”豫挑了挑眉毛,神情里有丝惊讶,她压根想不起来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随着什么人的军队入的城。

“你当时拿花掷我,我身边的人拿这件事说了我好久。”
“…啊,是吗,是吗。”

  她像个小女孩那样眼中闪过做坏事被抓包那样的慌乱,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显然她想起来了,拿花掷人这档子事。哎呀,当年那个傻小子怎么想着不会是眼前这人啊。造孽,本以为这场闹剧顶多就是一面之缘。

   依着当年,豫当年是万万没想到的。洛阳赏花大会,那么多青年才俊在阁楼下驻足观望,都眼巴巴看着会有什么名门望族选中自己,或者当个名门之女的上门女婿也行。
豫也就图着好玩,坐在梳妆台边贴花钿抹胭脂美滋滋的戴了副前不久托人带的新头饰,换了身当下流行的绯色齐胸襦裙,喊来与自己交好的那位名门闺秀直奔阁楼。那位名门闺秀也只是眼巴巴躲在豫的背后不时看上那么几眼。她家人的确也在,不过她的姻缘也绝对不在此过来也就是凑个热闹。

“阿豫…你瞧那位穿黑色胡服的公子…”名门闺秀悄悄扯了扯她好友的衣袖,声如蚊呐。
“晓晓诶,这下面这么多公子哥,穿黑色胡服的也不在少数,你说的是哪位。”豫故意朝下使劲观望嘴上还打趣自个这位羞答答的闺中好友,眼神几个游走间便是寻到了那位玄色胡服的青公子哥。其实吧…不是她眼神好而且这位公子实在是与别人格格不入。

   他站在那里沉默不语。黑色胡服熨帖干净,领口出露出的白色衣领上隐约还有殷红色绣花。腰间悬挂着把长刀,刀身修长刀鞘朴实无华,除此之外腰间什么都没挂,整个人干干净净。很可惜的是在豫找到她的时候公子哥已经把头低了下去,她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很难看…

   当时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非要看上这人一眼的古怪冲动,她总觉得和这人有种说不清的缘分。鬼使神差般,豫折下手边那株娇艳欲滴的牡丹,用手绢缠了缠花梗便捧着花走到了栏杆前,下面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豫将花掷了下去。
她到是要看看,人和花,谁更美。
更多的是有人惊呼出声,在豫掷出花的时候她看到了这人的脸。

漂亮。

   这是她首先反应过来的第一印象。她高估了这人,其实要看面相这个只不过是个少年左右,唇红齿白长眉入鬓,还带着少年人的朝气。唯有那双眼睛沉稳、锋利,到像是开了刃的刀,迎着光的双眸漆黑如墨让人琢磨不透但是同样漂亮的比墨玉都剔透。整个人就像匹离了群的小狼崽,时时刻刻都在保持着警惕之心。

   然后,小狼崽应该是看清楚脚边是朵花之后便停顿了摸向腰畔的手。他像是发觉了周围人炙热的目光,于是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扎进人群掉头就跑,速度之快可参考被火撩了尾巴的猫。

豫:“……”
群众:“……”

   这…真的太丢脸了啊…我就扔了个花而已,他至于吓得比见了鬼还惊惶么。没见过花是吧龟孙!这下子把自诩温婉贤淑的豫姑娘气了个不轻,她是什么人,她可是中原一枝花,也不说想当年,就算搁着现在追求者都能从洛阳城东排到城西去,他就是个傻不拉几的毛头小子凭什么这么不给面子。要是再能遇到他准时好好教训他一顿

“真的是你啊?”
“可不就是。”

   转眼现在,多年之后当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站在她身边时与她共看洛阳花会时她却不这么想了。小孩都长成大爷了。豫偷偷瞄了眼身边的男人的脸,其实她已经记不太清楚当年那个少年的脸,除了那双记忆中独一无二的眼睛还是与这个男人吻合了。

“不是我说。鲁,真没想到那时候你可真是漂亮的很。现在倒是不比以前了。”或许是有点惋惜吧,比起这个被岁月洗刷出来温文尔雅好好先生,豫更喜欢那个眼神中有着孤狼的漂亮少年。

“你这是…嫌弃我了?”鲁侧头看过去,伸手摘下眼镜揣进衣服上衣的口袋里。要说神情有点紧张但是细细观察又不是紧张反而像是装出来的。

   豫背过手去向前走了几步又突然转过来撇了撇嘴说道“可不是嘛,你变了那么多,而且是越变越丑啊。”

“但你没有变,可能是在我眼里的问题吧。当年如何,如今亦是。”

   在豫眼里几乎是语出惊人的鲁对她笑了笑,迎着光的眼睛好看的就像当年那个不知所措的少年公子。

人与花谁更美。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