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楼有鹤

黑瞎子、省拟、阴阳师、纪录片。

我不渡人间朝暮,执念一线。

凡夫俗子而已。

我男朋友黑瞎子!!!!

雨夜(苏英)

下雨了?

亚瑟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下窗外时顺手用食指托了托眼镜。度假时他专门找的是远离城市的独栋,哪怕出门购物不是很方面都行,只要足够安静,不被人打扰。他起身将椅子摆好慢步走到窗前。

呼啸的风抓住树冠不停的晃动,时有几滴雨点拍打在窗户上。最开头他听见的时候只有不成型的几滴雨,现在几乎成了夜行的千军万马踏着黑云手持长枪而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顽强抵抗的玻璃窗就像个牢不可破的城墙将这些急行军阻隔在国王的城池之外。

就这样明天还能出门钓鱼?亚瑟摇了摇头对那个男人今天白日提出的计划生出几分同情心,关灯离开书房准备去客厅的他迟疑片刻决定的将窗帘拉好。他觉得过会保准得打雷,有些记录魔法的书对雷电是非常敏感的。

轰隆——
一声巨响在半空炸开,随之而来的闪电破开积压的黑云。真正的将军驾车而来,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指挥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亚瑟保持他不紧不慢的走路姿势,一手插兜一手攥着手机,穿过走廊站到客厅里的沙发旁低头对窝在沙发里的人说道:“斯科特,我觉得你今天对沙发情有独钟。”

客厅和走廊都是漆黑一片,外面的雨用倾盆之势冲刷着大地。这个男人在独处一室的时候对光亮异常敏感,基本上亚瑟不开灯这栋房屋就极少出现灯被打开的状态。

斯科特本来仰头半阖着眼皮打盹,听到这熟悉的腔调后掀开眼皮瞥了眼面前的人后扭头发出一阵闷笑。也不知道是谁对书房情有独钟,出来度假都要窝在书房里。他这么想着,就张口说了出来。

“是吗?原来你在对我的书房有意见。”亚瑟闻言笑了笑,绕到沙发的另一端弯腰坐下。他只是让身体挨了个边沿,腰却挺的很直,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对于他而言多年的礼仪教养是镌刻在骨血里的,即使在这与世隔绝的独栋别墅里他依旧会保持自己的风度。没有人在看他,有的只会是这世界。

斯科特眯起眼睛看向端坐的亚瑟,他的坐姿非端正,短袖后领露出的那部分脖颈很白,让他联想到舞者踮起舞鞋在台上表演那展翅欲飞的天鹅时的优美脖颈。如果论礼仪他不比亚瑟差分毫,可他不习惯约束,那种东西还没有深入他的灵魂。

啪嗒。

红发的苏格兰男人坐了起来,伸手拿过桌上的打火机摁下。一簇火苗跳跃着,发出温暖的光,存在于二人之间。亚瑟偏头看向斯科特手里的打火机,斯科特则透过这点光亮看亚瑟那双祖母绿色的双眸。

“有烟吗?”亚瑟率先打破这雨中的沉默,他有点犯困,可今天意外的不好意思先于这个男人道晚安只好借助外物维持精神。只有他们两个的夜,雨在外面下。

斯科特原本看向不远处那落地窗的双眼眨了眨没说话,他收起打火机翻身坐起摸索自己搭在沙发上的外套。哦,真是巧了。烟盒里只有三根。斯科特抽出两根来,一根递给亚瑟一根自己留着。

“你不给我火,我就光闻是吗?”亚瑟冲斯科特晃着那只指间夹着烟的手,语气相当平淡。如果这时候有那么一点点光的话定能看见他弯起的眼角里藏不住的笑意。

“你要当着我的面抽烟?好了,你抽烟被家长抓住了,亚瑟。”斯科特靠在沙发上,用手拢着火苗低头凑近点燃了嘴上的香烟,嘴上含糊的说道:“好孩子就不要学外面的坏人抽烟。”

苏格兰男人眼疾手快赶在亚瑟伸长手臂“拿”打火机的时候轻松往后一抛。地板上铺了地毯,这么大的房间不开灯就想摸到那个小小的打火机实在是难。

没事找事。亚瑟这么想着。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雨幕隔绝了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屋内足够安静,安静到亚瑟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我不是和外面的坏人学的抽烟。”亚瑟咬住烟蒂起身拍了拍衣服走到斯科特的身边,伸手攥住对方的衣领,低头挨过去让自己的烟碰上对方的烟。漆黑之中的燃烧的红点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我是和我哥哥学的抽烟,那个叫斯科特的苏格兰人。”

“哦,是吗?那他得对你负责,擅自带坏我们的英格兰绅士。”斯科特故意拖长了声音反手握住亚瑟攥着他衣领的手,仰头看着他的弟弟的双眼,近乎是呈进攻姿态的男人咬着烟扯出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我想是的…应该负责,他作为我自称的家长。”

雨夜能掩盖很多事情,该知道的与不该知道的。

评论(2)

热度(40)